太阳烤芝士

敏感程度满级

独家爱你

恋爱了好嘛

二十四颗满月:

尤长靖最近有点矫情。


当然如果被谁说出来这个事实,他一定又会劈过去一个眼刀,特地把嗓音沉下去,威胁对方,我没有你不要乱说这样别人会误会咧!


可是总有些事情胜于雄辩,即使没有人敢光明正大讲出来,又即使他单方面否认,事实就摆在这里。


 


陆定昊是第一个接受事实的人。


那天他还在外面跑通告,累得差点只有进的气儿没有出的气儿,中场休息期间尤长靖突然给他发来语音聊天邀请。陆定昊美滋滋点进去,还没打到招呼,对面就开门见山单刀直入地进入主题了:“你有没有爱我?”


陆定昊被噎了一下差点没反应过来,想了想尤长靖会不会是在做节目,于是马上情深义重回过去,“我爱你啊,我最爱你了啊。”


“哦。”尤长靖顿了顿,语气欢快起来,“好,我也是,拜拜。”


陆定昊被挂电话挂了个措手不及,这就拜了?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你说你爱我了吗?你好像还没有说吧?


 


林超泽是第二个。


他转了不知道几个圈后接起了尤长靖的视频邀请,屏幕那头的尤长靖躺在枕头上,懒洋洋却又很认真地问他,说你爱我吗?


林超泽抿着嘴敷衍点头,说我怎么不爱你?我当然爱你啊。随后马上眼神凌厉起来,“尤老师?一定要躺在床上不动吗?动一动吧?你最近吃的也不少吧?体重报一下。”


尤长靖也跟着他敷衍点头,“动了动了马上就去动了......”


“现在马上立刻离开你的床!”


等尤长靖终于站在地面苦着张脸挂断视频后林超泽才后知后觉,为什么尤长靖要问这个问题,难道感情有动向了吗?不可以!


 


后来渐渐回答这个问题的人就多了,大家针对此现象交流的交流吐槽的吐槽。灵超年纪小性子直,前一秒被问完后一秒就把尤长靖挂上了朋友圈,据说当时为了达到尤长靖所谓要口齿清晰的要求他还把嘴里的奶糖吐掉了,牺牲极大。


 


在林彦俊观望了约莫十多条控诉尤长靖的朋友圈后,今天第一次看到了现场版。


他坐在角落玩手机,眼睛盯着微博界面,耳朵却支棱着。其实一开始听到尤长靖声音时他就已经把精神世界从微博里抽出来了,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好比去见偶像,平时都是道听途说的事情现在就要眼见为实了,多少有点好奇。


林彦俊悄悄把目光放去了那边。


可能是王子异真的太高了,因此尤长靖不得不下意识踮一踮脚,但又摆出很酷的表情,“hey bro,你爱我吗bro?”


王子异好像永远都是那个温温柔柔的样子,会弯一点腰听他讲话,“爱你啊。”


 


后来又到朱正廷,朱正廷先是嫌弃地白他一眼,“我不爱你。”


尤长靖面容哀愁起来,“唉,不爱我吗?”他把声音拖得婉转又悠长,听起来的确是有点伤心的。可林彦俊一眼就看穿他,尤长靖跟别人可不一样,那张脸多具有欺骗性啊,眨一眨眼皱一皱眉,枯木铁树都能为他开花。


但朱正廷毕竟还没修炼到林彦俊这样的境界,转头就投降了,人间仙子一把将尤长靖扯回他印着大大的Gucci衣服面前,“好吧我还是爱你的长胖。”


尤长靖于是就满意了,喜笑颜开的表演口吐莲花,“你下凡是对的。”


 


什么毛病?


林彦俊耸耸肩,又低下头继续看手机了。他想,这样幼稚的问答游戏,尤长靖究竟要问多少个人,才会轮到自己呢?


为什么要来问自己?林彦俊又抬起了头,他放空地直视前方,这样无用又无趣的问答无论谁来问林彦俊都不会太想答,身为偶像,每天往外输出的我爱你和被输入的我爱你虽不成正比,但总归已经接近饱和状态了。


不过要是他真的过来问自己了,自己又要给出哪一个答案呢?


又好像永远都只有一个答案,大家说爱他是寻常,说不爱是逗弄,最后还是会告诉他,是爱他的。


 


直到接近傍晚了林彦俊才参透了什么叫杞人忧天。


 


尤长靖压根没来问他。


这些天的尤长靖就像只勤劳的小蜜蜂,左顾右盼地汲取全世界的糖分,每听到一句我爱你都会心满意足地眯起眼睛,甜甜蜜蜜笑着,说谢谢谢谢,你真好。


但为什么还不来问我啊!生气!


林彦俊冷着张脸小小的在闹不开心,却又碍于周遭快乐的氛围无法发作,就快要憋出内伤。他故意晃荡在尤长靖周围,不断指使对方,帮我拿一下水啦,帮我抽一张纸巾啦,或者现在几点啦。尤长靖也乐呵呵帮他做这些小事,但在林彦俊第五次提出要帮忙拿瓶水的时候终于还是控诉了一下,“我是灰姑娘吗!”


林彦俊接过水,不急不忙拧开,“你是后妈。”


“我这一巴掌下去你会哭。”尤长靖瞪他一眼,坐到了他身边,“干什么发脾气啊,小孩子吗?”


“我没有发脾气,我很peace.”


“真的吗。”尤长靖一下抱住他胳膊,“好了啦,到底什么事情啦?”


 


到最后林彦俊也没有说出来。


怎么说?你怎么不来问我,我爱不爱你?


明明所有人都能这么问,他林彦俊就是不行。别人坦荡荡,他就有点图谋不轨。喜欢人真是一件苦差事,吃了力却不知道讨不讨好,最怕一腔热情尽数倾洒,对方只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那干脆别领,全都还给我。


 


于是从开始到结束,林彦俊都没等到尤长靖的提问。


 


再往后就是今天了。


他们坐在车子的最后一排,听歌听烦了就摘了耳机聊天,东扯西扯,听陈立农在前排打电话,问最近台湾会不会打台风。林彦俊懒散靠在椅背,额前的碎发被路途颠簸得直飘,尤长靖看看他,又看看前排睡得七扭八歪的弟弟们,“我觉得台湾腔真的好好玩。”


林彦俊发出零碎的笑,声音像被打成小方块的储钱罐,“马来西亚也是。”


“真的啦!”尤长靖又瞪他一眼,随即软和下表情,“之前我问农农哦,我问他你爱我吗,他说长靖我爱你啊,那时候我觉得我好像在看十几年前的偶像言情剧哦。”


林彦俊沉默了,他把脸扭向窗外,不再回话。


 


尤长靖以为他困了,便乖乖地不再说话,重新戴上耳机,闭上眼睛。


耳机里边没有声音,歌曲应该在他们刚刚聊天的时候按顺序播放到了尽头,尤长靖没有调循环,因此该在哪首就停在了哪首。他想起看过的段落,为了拥抱你我拥抱了所有人。好惨,他在心底叹息了一声,拥抱所有人之后独独还是没有拥抱你。


“我也会台湾腔啊,你干嘛不夸我......”


尤长靖诧异地睁开眼睛,猛地对上了林彦俊的目光,林彦俊看上去有点慌张,问他,“你没睡哦?”


这种桥段本身就是言情偶像剧了吧。


尤长靖把耳机又摘下来,“我以为你要睡觉啊,原来你不睡哦?”


“你之前,干嘛要问别人爱不爱你。”林彦俊有点掩饰尴尬的意思,双手抱头枕在了椅背上,表情酷酷的。


“朋友给我发的。”尤长靖干脆把耳机收回包里,“测试社会友善程度。”


“哦。”林彦俊目光游移,终于咬咬牙问出口,“为什么没有问我?”


“不想问你。”


“fine.”林彦俊尴尬得想给自己送拐。


“我会当真的,所以不想问你。”尤长靖低下头。


“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


“我不懂。”


“你很烦!”尤长靖有点气,鼓了鼓腮帮子,说话的声音却很轻,“就是如果你说你爱我,我会觉得是真的,那我就会很高兴,觉得你真的爱我。但如果你说你不爱我,我也会觉得是真的,然后我就会很伤心。”


尤长靖可怜巴巴,“小朋友很伤心的话,就会死掉的。”


 


林彦俊决定拯救小朋友。


 


他说你过来,我有个事要悄悄告诉你。


尤长靖说不,你过来。


于是林彦俊就过去了,趴在尤长靖耳边告诉他,以后台湾腔只许听我来讲,我爱你。


尤长靖推他手臂,说你有点霸道了噢。


林彦俊最近举铁颇有成效,纹丝不动,干嘛?要我走哦?你爱不爱我?


尤长靖晕晕乎乎,他从未在这件事上被索取,如今只能跟着心上人一并说,爱你爱你,我爱你。


车轮滚过减速带,又颠簸了一下,林彦俊亲在他耳骨,把人吓得一缩,刚好躲进自己臂弯里。


 


“别死掉了。”


“跟我一起长生不老多好。”


 


 


 


 



评论

热度(3509)